首页 >> 组工之家 >> 休闲娱乐

麦子黄了,父亲老了

发文单位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1/6/20 9:36:36     

记得上次回老家的时候,正是杨花飞絮、风拂柳枝的初春时节,院里的两颗老枣树,对于春天的感知,总是比周围的榆树、杨树、柳树迟缓了许多,干枯的枣枝,迟来的绿色,更像是父母老去的孤独。

年华的流逝,如不经意间变化着的季节。这次带着孩子回老家,地里的麦子已经泛黄,又是一个成熟的季节,又是一番寒暑的轮回。现在的父亲,已经不是20多年前那个拿起麦镰就在前面打头、铺要子的割麦快手20年后的父亲,虽然手头只剩下五六亩地,可每年的农忙时节,还是盼望着年轻人回家帮忙收割。对于性格要强的父亲来说,这样的变化,只能说明一个原因——父亲是真的老了,不是老到无力继续承担生活的重担,他是不会向儿女求助的。

应该感谢那些现代化的农业机械,让年轻一代的农民从原始的耕作模式中解脱出来。忘不了当年手持镰刀跟在父亲割出的麦道后面,被父亲落下几十米远,头上是炎炎的烈日,前面是望不到头的麦垄,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挥汗如雨”“腰痛如断,特别是到了中午,又热、又渴、又累、又饿,像灌满了铅的两条腿,只是在做着机械的运动,将一个个捆好的麦个子扔上马车。直到装好车、踏上回家的路,躺上颤悠悠的车顶,一丝凉风掠过脏兮兮的汗脸——那是最惬意的时刻。

许多年以来,在一次次的争秋夺麦里,我不过是匆匆的过客,满打满算,受罪就那么有数的几天,之后就躲进了太阳晒不着、大雨淋不到的教室里、办公桌前……而这一切对于我来说不亚于挑战生命极限的田间劳作,对于父亲,已经成为再普通不过的日常生活,春种秋收,夏播冬藏,走进田地,就像是一个机器人,已经感觉不出日头的曝晒、风雨的淋浇,就像是现在的我不能舍弃城市里的工作。劳碌一生的父亲,始终离不开渗透着自己的汗水与希望的土地,始终躲不开一个个难以忍受、晴雨难测的田间日子。

父亲卖了牲口,今年终于打算雇用联合收割机,年过半百的老人,总算可以享受一下坐在屋里就过完麦收的感觉。走在城市的街头,六月的骄阳如火,一想到父亲嘿嘿笑着露出的一口豁牙,一想到那乱蓬蓬的一头花白,与当年在田间忙碌的父亲相比,此时的我是如此幸福。但我也深知,此刻的幸福来自于父亲粗糙而干裂的双手,我应该将自己现在更多的幸福与父亲分享,就像当年父亲从地头帮我割完半垄麦子、替我分担劳作的艰辛一样。

上一篇:暂无信息!
下一篇:暂无信息!
关闭